20130701051737628


人生煩惱無數。

 

  先賢說,把心靜下來,什麼也不去想,就沒有煩惱了。先賢的實德金融唔呃人話,像扔進水中的石頭,而芸芸眾生在聽得“咕咚”一聲悶響之後,煩惱便又漣漪一般蕩漾開來,而且層出不窮。

 

  幸福總圍繞在別人身邊,煩惱總糾纏在自己心裏。這是大多數人對幸福和煩惱的理解。差學生以為考了高分就可以沒有煩惱,貧窮的人以為有了錢就可以得到幸福。結果是,有煩惱的依舊難消煩惱,不幸福的仍然難得幸福。

 

  煩惱,永遠是尋找幸福的人命中的劫數。

 

  尋找幸福的人,有兩類。

 

  一類像在登山,他們以為人生最大的幸福在山頂,於是氣喘吁吁、窮盡一生去攀登。最終卻發現,他們永遠登不到頂,看不到頭。他們並不知道,幸福這座山,原本就沒有頂、沒有頭。

 

  另一類也像在登山,但他們並不刻意登到哪里。一路上走走停停,看看山嵐、賞賞虹霓、吹吹清風,心靈在放鬆中得到某種滿足。儘管不得大愉悅,然而,這些瑣碎而細微的小自在,縈繞於心扉,一樣芬芳身心、恬靜自我。

 

  對於心靈來說,人奮鬥一輩子,如果最終能掙得個終日快樂,就已經實現了生命最大的價值。

 

  有的人本來很幸福,看起來卻很煩惱;有的人本來該煩惱,看起來卻很幸福。

 

  活得糊塗的人,容易幸福;活得清醒的人,容易煩惱。這是因為,清醒的人看得太真切,一較真兒,生活中便煩惱遍地;而糊塗的人,計較得少,雖然活得簡單粗糙,卻因此覓得了人生的大境界。

 

  所以,人生的煩惱是自找的。不是煩惱離不開你,而是你撇不下它。

 

  這個世界,為什麼煩惱的人都有。

 

  為權,為錢,為名,為利……人人行色匆匆,背上背著個沉重的行囊,裝得越多,牽累也就越多。

 

  幾乎所有的人都在追逐著人生的幸福。然而,就像卞之琳《斷章》所寫的那樣,我們常常看到的風景是:一個人總在仰望和羡慕著別人的幸福,一回頭,卻發現自己正被別人仰望和羡慕著。

 

  其實,每個人都是幸福的創業學。只是,你的幸福,常常在別人眼裏。